北京 | 長安街,真是神州第一街。

    天安門前看升旗,長安街上拍個照,幾乎是每個北京游客的標配。

    如果說天壇、故宮、鐘鼓樓這條南北中軸象征著中國的過去,那么長安街這條東西軸則是新中國的現在,甚至是將來。

    中南海、人民大會堂、中國人民銀行等中央政府機構設在這條街上,新中國成立后好幾次大閱兵式也在這里舉行。

    2009年國慶閱兵在北京長安街上舉行。

    長安街,不僅僅是“神州第一街”,更蘊藏著一座城市的記憶和一個國家的抱負。

    一百多年前,長安街是皇帝的私家路,普通人連在這里堵車的資格都沒有。

    天安門前,在清朝時有一個圍在高高宮墻內的T型廣場。

    明清時期的T型廣場。

    T的一豎是南北走向的千步廊,兩側有100多個廊房,是內閣各部辦公場所。

    T的一橫,東西連接長安左門和長安右門。這段土路看似普通,卻是御道,只有皇帝才能走,平民百姓和受皇帝召見的大臣都不許走。它僅僅寬15米,卻隔開了封建皇權和市井煙火。

    從長安左門至東單牌樓,名為東長安街。從長安右門至西單牌樓,名為西長安街。街名取自盛唐都城,寓意“長治久安”。這兩段街道,組成北京長安街的前身。

    每逢皇帝經過長安街,要“黃土墊路,清水潑街”。而尋常百姓,要想從西面的復興門到東面的建國門,只能繞過小半個皇城。

    辛亥革命的炮聲,轟開了皇城的大門,也打破了長安街的封閉格局。沒多久,北洋政府拆掉千步廊,打開長安左門和右門,東西長安街貫通無阻。

    從此,皇城根下的老百姓總算可以從東單徑直走到西單,在長安街上自由往來。

    接著,土路修成柏油路,再鋪上鐵軌。有軌電車每天從東單到西單,鐺鐺地行駛。

    1954年,鐺鐺車經過長安街和王府井大街的路口。

    公交車也在這15米寬的街道滿滿當當地開著,交警不時要出來指揮交通。

    長安街是20世紀初整個京城電氣化水平最高的地方。


    1949年,新中國成立,長安街的地位瞬間特殊起來。

    長安街的建設,最早是1949年底由蘇聯專家提出來的。新中國成立后,中央機關迫切需要安定下來辦公。長安街邊上剛好有幾塊空地,原來是用來做練兵場和飛機場的。

    蘇聯專家建議,把行政中心放在舊城區,可以沿著長安街建樓行政樓。

    這一方案遭到梁思成和陳占祥強烈反對。他們認為這種“長蛇陣式”的辦公樓,會帶來交通問題,存在弊端。

    梁思成。

    與此同時,他們拿出“梁陳方案”:

    多保留一些有價值的城門、牌樓、琉璃宮門等建筑,保存北京城的獨特景觀。

    1948年拍攝的北京城西北角城墻,現西直門至積水潭一段。

    同時,在月壇與公主墳之間的地區建設中央行政中心區,并在其南部規劃了一個商業區,形成了北京多中心平衡發展的模式。

    蘇聯專家vs 民國才子,結果我們都知道了。

    長安街的改造,打響了“改造北京城的第一槍”。

    1951年,公安、紡織、燃料、輕工和外貿部辦公樓在沿線拔地而起。

    為了疏導交通,先拆長安左門和右門,再拆東西單牌樓。

    1902年東單牌樓。

    拆長安左門和右門當天,梁思成默默垂淚。

    1950年國慶,青少年游行隊伍經過長安右門。

    長安街一覽無余,少了一些老古董,多了一些新大樓。

    梁思成極力爭取保存下來的景德牌樓,現藏于北京市古代建筑博物館內。

    到國慶5周年前夕,針對長安街的寬窄問題,爭論再起波瀾。

    對于一條街道的寬窄,領導想到車的需要。

    當時負責北京規劃的領導多次強調“道路不能太窄”,不能讓道路設施,限制城市的生產效率。

    盡管北京當時只有不到一萬輛小汽車,但規劃時要吸取國外經驗,設想將來有上百萬輛汽車時是什么樣子。

    建筑師則想到人的需要。梁思成說過:“百米健將都要跑10秒才能跑過去,我們老太太、老頭怎么過街,當時還有很多裹著小腳的,怎么過街啊?”

    軍方考慮戰備的需要。假如道路很寬,打起仗來就可以做飛機跑道。一旦發生爆炸起火,也能做隔離帶,防止火災蔓延。

    同時也受國外的影響。據說當時決定建世界上最寬的街道,定了100米,到國外城市轉一圈,回來后又加了20米,最后長安街的紅線定為120米。

    1953年,長安街的寬度規劃為100米,帶配套停車場。

    借著國慶10周年之際,長安街上的有軌電車線路被拆掉,路面加寬到100至120米,能同時通過120人橫列的游行隊伍。

    北京長安街最寬處120米。

    到80年代開始,規劃建造長安街的經驗,快速復制到全國各大城市的主干道上。號稱“中華第一街”的長安街,純論寬度都未必能擠進全國Top5。

    西安唐延路,最寬處(含綠化帶)約188米。

    建國初期,人們從交通功能的角度來看長安街。到50年代末,人們談論長安街的時候,談的是政治。

    長安街的改頭換面是籌備國慶10周年之際。

    僅1958年,一個月內有10129間房屋拆掉,為天安門廣場擴建和長安街拓寬讓路。

    數萬人夜以繼日地勞動,在長安街兩側建起了人民大會堂、革命歷史博物館、軍事博物館和民族文化宮等建筑。

    1959年新建成的人民大會堂。

    北京火車站擴建前的樣子。

    北京工人體育場。

    這些紀念碑式建筑,和之前的部委大樓一起,使長安街成為一枚妥妥的政治ICON。

    1964年,長安街規劃會議召開,全國76名專家圍坐一起,暢想長安街未來的樣子。然而,美好設想遭遇雪藏。長安街的建設,暫時收住腳步,靜靜觀看國內風云:

    全國各地年輕人高舉著紅本本路過,北京群眾臂纏黑紗送總理,人群夾道歡迎美國總統訪華。

    1976年1月11日,群眾在長安街邊上送總理。

    隨著改革開放的來到,人們的心思轉向經濟發展,長安街上的建筑也悄然變化著。

    上世紀八年代,長安街上寫字樓租金蹭蹭地漲,開發商都想到街邊蓋樓,各大銀行也蠢蠢欲動。

    許多國家機關和大型文化設施,無力承擔拆遷費,自覺躲開長安街。婦聯只留一小部分來辦公,其余賣出去建酒店。原規劃在西長安街的教師之家、青少年宮都讓給商業寫字樓。

    90年代,長安街新建的21座建筑里,有14座是金融商務寫字樓。而在50年代,政治和文化建筑占絕對優勢。

    當資本“炸街”,人們一時間接受不了。

    東方廣場,坐落于長安街的絕佳位置。

    東長安街上的東方廣場,距離天安門僅1200米。

    90年代的設計里,樓高80多米,嚴重超過限定高度一倍多。一旦建成,天安門和人民大會堂,就都會變成了“孫子輩”。

    爭議聲中,東方廣場作出妥協,大樓分拆成3棟,矮了一截。

    從90年代開始,金融工商逐漸在長安街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如今,長安街沿線聚集了多個重要商業區,例如,王府井步行街、朝陽CBD、金融街、東單和西單等。

    聽到這些地名,仿佛聽見金幣碰撞的清脆響聲。伴隨催人奮斗的BGM,不斷給被擠成相片的身軀打氣。

    到了21世紀,長安街成了中外建筑大師的前沿實驗室。造型爭議和網絡昵稱,成了長安街上建筑新秀的最低門檻。

    一條長安街,儼然是一部中國近現代建筑歷史。

    從公主墳沿長安街向東走,左側的軍事博物館,是最早的蘇式建筑。

    走過復興門橋,接連見到民族文化宮、電報大樓。它們建于上世紀50年代,渾身帶著斯大林式新古典的氣息。

    上世紀初落成的民族文化宮。

    中華世紀壇“后現代主義”,央視總部大樓“解構主義”,國家大劇院“超現實主義”……各種主義扎堆長安街上,這里有最中國的建筑,也有最西方的建筑。

    國家大劇院,這顆“玻璃蛋”曾飽受爭議。

    地鐵1號線橫貫長安街沿線。

    每天乘坐的人們往往會產生一種人生的感慨:

    在國貿,羨慕著繁華;經天安門,幻想著權力;過金融街,夢想著發財;于公主墳,追思著華麗;再到玉泉路,想象著長生……

    這時,廣播會不失時宜地提醒我們:“下一站,八寶山。”

    隨著北京一環接一環地攤開去,長安街也在變長。

    最初的概念是“雙單”,從東單到西單。全長為3.7千米,四舍五入稱作“十里長街”。

    建國十周年前夕,延長到“兩門”,建國門和復興門之間。

    到上世紀60年代,長安街西至石景山,東至通州,全長40多千米。

    到國慶70周年前,西延至門頭溝,全長約55千米,升級稱為“百里長安街”

    從京西定都峰上遠眺長安街。

    新中國成立前,長安街是挑起古城的骨架,如今是貫穿北京7個行政區的動脈,緊緊連接著中心城區與副中心。

    長安街大變樣,中國也不再一樣。

    ·   END   ·

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
來自:紅燈要硬闖  > 社會
舉報
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猜你喜歡
類似文章
古建筑中的牌樓,中國版的凱旋門*
這里是老北京的“記憶”(二十八)東單牌樓
從阜成門內大街移到首博且被稱為首博最大... 來自南城根兒
趣說北京|東“單”、西“單”究竟什么意思?老北京人都懂
老北京東單牌樓大街
北京牌樓史話
更多類似文章 >>
生活服務
秒速时时开奖现场